最新文章

  今天晉段班的聯棋,難得下到收官階段。

  「收官」是圍棋語言當中,表示進入尾盤快要結束的意思。盤面已經沒有太大的數目可以爭,只剩下一些零星的碎屑可以撿。可不要小看這些零星…這些半目一半,尤其是對於職業棋士來說,就是勝負的關鍵。
  紅面棋王拿到上仟萬的獎金和世界冠軍的獎盃,只是靠「贏半目」而已。差別好大的半目!對於晉段班的孩子而言,這幾目「零星」就是升段與否的關鍵了。在外頭比賽爭戰,多的是三勝一敗的戰積,好像要升了、快升了…卻怎麼也升不上去…這個重要關頭,誰先撿得起那「零星幾目」,誰就升得上去吶。
  黑白兩隊清點盤面,哇,就差二目而已,大家聽到這數字,都猛吸了一口氣。誤算是難免的,可是這時侯的誤算,就是輸贏的差別了。
  「孩子們,大家要把高手的態度拿出來。」馬老師說:「誤算,是常發生的事情。如果是高手的話,可能不能輕易地原諒自已…可是如果像是馬老師這樣的程度的話,如果發生了失誤的話…那我會選擇兩種態度,第一是佩服,第二是感謝。」
  孩子們的眼睛都瞪大了。這麼緊要的關頭發生了失誤,懊惱都來不及了,那裡還有心情佩服和感謝呢?
  「我會相當地佩服我的對手,是因為…」馬老師解釋:「我和他都想要贏,我有我的想法,他有他的立場…我們都在比賽,用棋子的落下,來比較出看誰的思慮週延,誰的看法才是對的,若是我發生了誤算,對手下出了我看不到、想不著的一步,那是對手比我厲害,我當然要佩服他。而且,透過這個方式,他讓我學到了很多的東西,那我當然要感謝他。

  正當馬老師在講解一手白棋的下法,此棋表面上看似推進了一目,可是卻給了對手(當然啦,要是高手看得出來才行)一個機會可以反過來打劫把角給爆破,反而算是個險棋。這個手法要深算下去七、八步,詳細的解說正精彩時,突然底下有一位小朋友突然忿恨不平地爆出一句話來,打斷了馬老師解說。

  「好了啦!我承認那是一個笨主意,可以了吧!別再怪我了!」

  說話的人聲音很大、又急又氣。課堂上的氣氛一下子凝重了起來,坐在教室後方的很多人一下子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。判斷前因後果,猜測應該是去台前下了那顆白子的小男孩,回到座位後,也許是被其他白隊的同學們怒目而視,或是被黑方的同學給取笑了,受不了剌激因此反應強烈。
  「孩子,你在幹嘛?」馬老師舉步向前。聲音不大,卻是不怒而威。「你在幹嘛?!」
 大家安靜了下來。
  「你該記得,我剛剛提到的,高手對於誤算的態度。」馬老師嚴辭以對。「你若只是在乎別人的眼光,而不在乎自已的進步,那麼就只會停留在這裡而已。」
  「你若是產生了失誤,那就要佩服對方看得到,並且指出你的失誤,讓你有另一個學習的機會。」馬老師說。「這才是有志氣。有志氣的人,那裡會計較這一手幾目、這一盤的輸贏而已呢?真正的志氣,該放在實力的進步上面,而不是放在和人家吵架上面。有志氣的人,總是在想我什麼時侯要出這間教室,趕快進入段位班來學習,又要趕快從低段班升到高段班去,然後去外面比賽拿一大堆獎盃回來…這就是志氣。」
  「你們還記得自已的任務是什麼嗎?」馬老師詢問大家。「是要和別人吵架嗎?是要忙著取笑別人嗎?是嗎?!」
  「會去笑別人的棋,這種人的水準很差。」馬老師說。「忙著注意別人的棋比你差,而不是注意自已的棋有沒有能夠進步的空間,這種人乾脆去後面坐著吧,也別下了。」
  沒有浪費任何時間地,馬老師說完了話,然後就開始繼續課程的進行了。一件簡單的事情,讓大家看出來,態度決定一切,面對失誤的態度、面對學習的態度,影響了一個棋士,成為高手還是維持平庸的關鍵因素。


學圍棋,學到的不只是技術,而更是態度。其實我真正收獲到的是這棋下的道理啊。